现在是:
日期载入中...
个人简介

常升

  常升,甘肃镇原人,毕业于陇东学院美术系。师从刘文西、王西京、唐俊卿、陡剑岷 、李宝峰、李葆竹等。
  现为甘肃省美协会员,民盟甘肃艺术委员会委员,岐黄书画院院士,中国职业美术家协会会员,庆阳市老年书画家协会理事,镇原美术协会理事,邹德忠书法艺术西北辅导中心副秘书长。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国画作品及论文40余幅(篇),由新华出版社出版的《常升作品集》在全国发行。
  作品获得的全国性奖项有:2003年,作品获“神州杯”全国书画展二等奖;2004年,作品获第三届中国书画艺术“华表奖”大赛精品奖;2011年,作品获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全国诗书画大赛金奖。同时在省、市、区各类书画大展赛中入展或获奖20余次。作品入编《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集》、《中国名家书画集》、《中国美术名家名作集》、《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精品大典》、《当代名人名家书画集》、《中国成功人士书画经典》、《国际知名名人文艺家辞典》、《甘肃当代书画典籍》。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作品40余幅,省级以上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五篇。2013年,《常升作品集》由新华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发行。

妙笔丹青绘人生

——著名画家常升的国画艺术
采访实录
    扎根黄土育桃李 妙笔丹青绘人生
    ——著名画家常升的国画艺术

    常升先生从事美术教学工作二十余年,二十年来桃李满天下,教出的美术专业学生布满社会各界。而他的国画更因独特风格深受人们喜爱。

    常升先生作品以写意花鸟见长,画面分割自然,灵气十足,用色淡雅,造型别致,大胆创新,不落俗套;风格独特,笔墨苍劲,老辣大气;笔法飘逸而有神韵。常老师擅长花鸟,人物,山水,各具特色。画鸡最为特长。他作画绝非一般意义上对生活的直觉再现,在他的眼里生活仅作为精神的参考,他的作品来自生活又 常升画作高于生活,作品粗狂豪放,气势磅礴,以神传情,以行动人,画面动势强烈,张力惊人。画风严谨,从不以奇巧取胜,而于平实中见深厚,雅俗中见洒脱。常先生画鸡最为独特,“鸡”与“吉”同音,大吉大利,不仅象征着吉祥、神圣,象征着幸福、和平,他更将亲情、友情、爱情和喜怒哀乐蕴育于画中,以鸡喻人。他笔下鸡的眼、喙、腿、爪夸张、变形,眼、喙、爪形似苍鹰。眼能明察秋毫,不为浮云遮望;喙牢牢紧封,不肯轻言,正如其作品题款“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腿似牛腿,象征勤劳朴实,根基牢固;爪似鹰爪,笨拙而不失锋利。作品《大将风》正是其真实的写照。而作品《吉祥富贵图》、《合家欢乐》,把雍容华贵的牡丹、果实累累的枇杷、潇洒大方的芭蕉作为鸡画的背景,整个画面大俗大雅、清新明快、温馨祥和、其乐融融,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幸福的家中。

    常先生的人物画,注重用线,造型能力强,线条精准枯涩,奔放而不失姿肆,正是他深厚的素描功底和书法功底的再现。花鸟、山水无不笔精墨妙,这与他勤奋扎实苦练分不开。画面高雅灵动,神韵独具,是其非凡的眼力和修养所致。 人品不高,画品难高。常先生的画正是他人格和精神内涵的外化。我们的民族需要这样用艺术表现生命,用生命实现艺术的艺术家。

    —— 2013年3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高级美术师 朱安平 于北京

艺术评论
    上下求索:常升其人其画
    长江师院美术学院教授 李象松

    弹指一挥间,人生已到不惑之年。40多个年头里,人生经历了太多失败与挫折,也收获了诸多成功与喜悦。从懵懂少年起我就与书法结缘,翰墨飘香伴我逐渐成长,伴我在书法艺术这个殿堂里不断滚爬打拼,一路脚步匆忙而踏实。

    常升的花鸟画给大家的第一印象是雅俗共赏,或者说是赏心悦目。雅俗关系到一幅画的格调,雅则容易曲高和寡,俗则容易忽悠外行,要让专家点头群众叫好果真不容易。所以雅俗这个命题在圈内是较受争议的,有人认为雅俗共赏其实就是俗,这有点偷换概念的嫌疑。在美学上雅俗共赏是一个有难度的境界,它既要有阳春白雪的东西,也要有下里巴人的内容,这没有什么不好?谁说画画一定要让人看不懂才叫学术性,过分强调学术性和学院味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就容易坠入学究气学生腔,它除了在内容上有点偏离生活不食烟火外,在形式上也不够自然轻松,但艺术存在的合理性就是美化生活净化心灵,同时它的最本质特征就是要自然轻松,任何艺术都不例外。中国传统画种里,人们似乎并没有把画什么与怎么画的关系看成一个问题,因为传统文化的核心从道家的清淡虚静到儒家的中正平和都给这门民族画种规定了文学性和哲学性的统一及抒情性和动作性的统一,从内容到形式看来一样也不缺,那么画什么与怎么画似乎是个伪命题啦。但是从整个世界美术史上看人们似乎更多认为画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画,二十世纪以来的西方新兴的各派艺术不断挣脱了传统古典的技术捆绑,把观念、想法哪怕是点子看作为心灵负责的起点,在反技术者那里绘画就是要解决哲学问题并担负起哲学家的理性思考和理论注释。而技术至上者看来画什么真的不重要,绘画技巧甚至可以说形式本身就是内容至少是内容的一部分。

    在我们这个拥有几千年传承的民族画种里单是花鸟科既有以客观再现见长的两宋工笔,又有以主观表现见长的明清大写意,它们都创造了一个时代的辉煌而载入艺术史。这个画种走过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便遇到了来自新兴知识分子或者说是新文人的质疑,其实整个二十世纪除了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在传承徐谓八大任伯年的核心传统中有所发展,后来者也就只有重走前人路的份儿,大写意传统自明清以来几百年新的薪火相传到今天似乎没有创新的空间啦,于是便有了穷途末路的忧患和笔墨等于零的争论,至今还是众说纷纭了无定夺。如今我们在前辈的大树下好乘凉,家家齐白石人人吴昌硕,大家都这么画难道不觉得是个问题吗?我们担心哪天如果国画也成了象中医武术太极拳那样的传统文化遗产的保留项目那该是多么令人悲催甚至悲壮啊!这个时候画什么与怎么画就真的是一个大大的问题啦!

    尽管如此,写意花鸟画还是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画种,这一方面是因为题材多样色彩喜庆更容易走近大众化可以雅俗共赏,另一方面它表面上的技术门槛低,造型本来就妙在似与不似间方能妙趣横生,容易入门和速成,所以常常成了老年大学的首选科目。可是它也是一把双刃剑,换一个立场,最容易的可能是最难的,色彩单调造型简洁,你说这算容易还是算难?那要看谁来做这个工作啦!常升在他的写意语言里用自己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不是吗?大家都在把这个东西玩成了卡拉OK时,他偏不,他要玩成民族的美声的,他要的是一个精彩一个高度,至少有一个真实的自己在其中。与其说这是种睿智甚至投机,不如说是一种可贵的偏执,因为睿智的投机者都画聪明画去啦,偏执且较真的殉道者却在画这种老实画!这就是我看好他的原因之一。除了这个,他的求艺生涯和成长轨迹似乎更值得成为我们研究的个案!中学时代他就爱好画画,可惜当时没有像今天这样遍地开花的美术高考班,最原始的积累就是初中美术课堂上的启蒙,高中就没有美术课啦,但他还是坚持自学自悟,把这种爱好发挥到学校的黑板报上。今天的八零后画家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没有专业资料没有科班老师,甚至根本没有听说过美术还可以参加高考,以常升为代表的对画画抱着如此执着之心的七零前后的画画人原来遭遇到的是竟然是如此艰难的求学条件,大凡有过类似经历的画家们不论是体制内的学院画家还是体制外的自由艺术家,谁还有心思在这些默默耕耘的在野画家和草根画家面前摆谱扎势呢?近年来走红的画家和在体制内各种级官方展赛中摘金夺银的画家们,假如也把你搁在常升当时那样独学无友信息闭塞的环境里,谁敢保证自己只凭自己的悟性和执着就能画出常升今天的感觉呢?再假如今天没有这些遍地开花的大师高研班和没有门槛的信息咨询,一万个执着自学者里面能有几个常升横空出世呢?也许有人会说,我们也是自学成才的,但事实是几乎没有人是真正自学成才的,其实或多或少都有老师在不同的情况下以不同的方式点拨过。在学院或高研班的课堂上连老师面都见不到几次,还不是自学吗?但那种气场和氛围是不一样的,除非他干脆不好这一口就是为了高考投机才混进美院的。大凡真的爱这行的平生就好这口,不论他在大师门下做走狗,还是皇城根下捡垃圾,他一定能画好画甚至成为大手笔的!先不说青藤白阳任伯年吴昌硕们,就说家喻户晓的齐白石大师吧,他上的哪家美院哪个大师高研班拿了哪个级别的博士学位?他跟了哪个大师二十年?至少我们知道的是他一个地道的山民,大概没见过吴昌硕大师的面,拜访过其他老师那是肯定的,但后来的事实却是他老人家不但超越了民国时代乃至整个二十世纪的同时代体制内画家,并与他素昧平生的前代大师梦中老师吴昌硕齐名,这个艺术史的公论说明了什么?这样的成长轨迹虽然只是个案无法复制,但透过表象看规律,他的确具有典型性和普遍性,这里没有什么不传之秘,常人之所以复制不了是因为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换言之,很少有人用一双睿智的眼睛去探究其中的方法论因素。常升可不属于人云亦云的跟风族,也更不是属于故意扎势的抽风族,他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而且不会出偏,这个不得了,他最厉害的地方是保证了自己的取法和择师时不走一步冤枉路!你想,在自己的眼力尚未定型时,探索的路上哪个没交学费?常升在这个上面,可是个不吹亏的人,哪怕刚刚爱上画画的懵懵懂懂时他也绝对不盲目地涂鸦或不明就里地模仿!他那时不知从哪搞到的杨柳青年画合订本,把我给馋的口水三千丈,但他还是从中挑选大家公认的国手杰作来把玩,对自己吃不准的而我们又爱的不得了的比如说刘继卣的下山虎王雪涛的红牡丹他看都不看一眼,他说怕把眼睛看坏啦。就凭这个,就足以说明他眼界不俗,你说如今的学院毕业生有多少人解决了眼力问题?而他当时竟然是一个中学生!多年后我当了大学老师,才认识到这种学习态度的特殊意义!

    尽管中学时代的常升没有老师甚至没听说过画画居然还能考大学,但拼命学文化背外语的同时想尽一切办法了解与画画有关的,当时我们全县的专职画家都在文化馆和县城师范,基本上都是画国画的,只有一个老师画西画。我们学校也只有一个美术老师,人特多,多才多艺,爱画画的学生只有我们两个,有空找老师看作业,得到老师的夸奖我们欢天喜地,但问题是高中的时间太紧,十多门课啊,画画开始被看着是爱好,要是沉迷其中那就是不务正业,说得也对,毕竟我们高考要考数理化外语的,所以根本没有像今天这样组织有方的兴趣班或高考急训班。我算是一个失败者,为了画画,在高一时数学放弃啦,高二时转学外语从零开始,最后居然还靠自己最烦的外语吃了饭。常升就不一样啦,他执着,画笔始终没丢,翻山越岭去求师问道,各处的画展书店一个不拉去看,遇上来县城的画家笔会甚至打听到文化下乡活动,他哪怕逃学也不错过,终于成了一个真正意义的美术科班生!而我还结结实实地当了十几年业余选手!当我再操起了画笔,常升兄早已在西部花鸟大家师云门下修成正果并出山立户啦!看着他沉甸甸的作品有花鸟有人物,我不禁生出几分羡慕几分嫉妒!

    作为常升兄学画路上的忠实见证者和他学习精神的铁杆追随者,我只有谦卑加惭愧的份在他的探索路径和创新思维,我断不好意思做学究状扮艺人相来无知妄说,我只有满怀信心地献上自己的祝福,愿常升兄走的更远,兄弟我看好你!

镇原书画艺术网版权声明
版权属于镇原书画艺术网所有。用户仅可为个人的非商业使用,下载或打印网页上的内容摘要。未经镇原书画艺术网书面许可,严禁以摘编或任何类似方式转载、再版镇原书画艺术网内容。
镇原书画艺术网是镇原县唯一专业书画艺术平台,致力于弘扬传统中国书画艺术,促进书画文化交流,为镇原书画家、书画爱好者及书画行业提供互相学习、交流和展示的网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