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笑侃缶亭

作者: 来源: 2013-01-01 00:00 阅读: 【字体:
镇原书画艺术网-书画家网上展示的理想平台
    “缶亭”是孤山石崖上雕凿的一座石龛。在孤山社址众多的人文景观中,缶亭的奇特在于它是筑龛为亭,谓“亭”而非亭,洞中置放着吴昌硕造像。“缶亭”建筑源于1921年,日本著名雕塑家朝仓文夫非常仰慕吴昌硕的书画艺术成就,在日本为吴昌硕铸就两尊半身铜像。他把其中一尊留在日本供奉,另一尊则被漂洋过海地运到了中国。
    但是,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塑像与牌位都是祭物,等同于已故之人逝往阴界的生命,切不可为活人摆放,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家里。此举乃是中华民族文化理念中的大忌。如何回避中华民族的禁忌与来自异国盛情的碰撞呢?吴昌硕在给朝仓文夫的复信中如是说:“沪寓逼仄,无可容其抱膝之所,同人好事者现拟位置于杭之西泠印社石壁之间,上覆以亭。像之趺坐,缶将自泐其铭,更立碑记于侧,以彰盛怀。”就这样,吴昌硕借上海寓所狭小为由,巧妙地把塑像送往杭州的西泠印社陈放。既符合了中国国情,也感谢了来自异国的盛情。语言非常礼貌,不失学者的幽默与谦和。
    吴昌硕生前,亦是对缶亭之地偏爱有加。1921年铜像落成后,他数次与友人在此拍照留念。一天清晨,吴昌硕与王个簃下楼出门散步。突然,只听吴昌硕一声惊呼:“啊哟,我今天头里很昏,有点头痛。”王个簃不觉一怔,担心老师的身体,赶忙问他,却见吴昌硕不动声色手指前方缶亭说:“你看看那边有我的铜像,有背黄包的烧香人在烧香,将我当菩萨,我怎么不头痛呢?”只见幽暗的小龙泓洞里亮着蜡烛,微弱的烛光中有老妇人正在合掌跪拜,当铜像为佛像了。王个簃一看恍然大悟,两人一起开怀大笑起来。
    吴昌硕在缶亭前的最后两张照片,是他去世前的两年中拍摄的。一次是在83岁时,吴昌硕坐在缶亭旁;另一次是在他84岁时,这一年春天,上海发生战乱,吴昌硕为避战乱,离开上海,到在浙江余杭塘栖任盐税局局长的长子吴东迈处小住。塘栖离超山不远,在儿子吴东迈、弟子王个簃等陪同下,吴昌硕徘徊在超山十里梅花间。其后,赴杭州西泠,住在西泠印社观乐楼楼上。
    在印社小住的日子里,闲暇时间,昌老喜欢沿着石板路漫步在印社各个景点。在锦带桥边,这位年满84岁的高龄老人,望着铜像,久久伫立。在一旁的弟子王个簃似乎觉察到什么,在先生耳边大声问道:“拍一张照片留念吧?”先生点头同意。这是吴昌硕先生最后一次留影于缶亭,因为这一年冬天,他辞别了人世。

内容来源:(http://www.zy-shu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