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廷福:回归传统 以古为师

作者: 来源: 2014-01-01 00:00 阅读: 【字体:
镇原书画艺术网-书画家网上展示的理想平台

在古文献中,“传”字最早见于甲骨文。其本意为“驿站”,后逐渐引申出“传授”、“延续”等意义;“统”字最早见于篆文,其本意为“丝的头绪”,后逐渐引申出“系统”、“刚要”的意义。南北朝范晔在《后汉书·东夷传》中将二字连用,“国皆称王,世世传统”。《现代汉语词典》中,对“传统”注释为“世代相传,具有特点的社会因素”。

书法传统是书法在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稳定的内在精神和文化品格。书法传统是由书法主体即历代书法创作者,同书法环境即各个时代对书法的要求共同作用下形成的。书法传统一经形成,就表现出相对稳定性,即使书法主体想要改变它亦须遵循它、尊重它,因为他同人类创造出来的任何一个事物的系统一样,具有自身的规律,具有自身发展的惯性。任何不尊重其规律的改变都将受到历史的惩罚。

书法传统有一定的内涵和内容。从内在的本质上来说,主要包括书法的法度、书法的审美等。

法度也就是法则,也可以理解为技法。包括笔法、字法、章法、墨法等。笔法就是用笔的方法,如何处理好中锋、侧锋、藏锋、露锋等的关系,掌握逆顺、提按、徐疾、迟涩等运笔的技巧。字法就是结体之法,如何处理好排叠、避就、向背、偏侧、穿插、呼应等笔画间的关系,使单字更美。章法就是谋篇布局之法,如何处理好字与字、行与行、正文与款识之间的关系,使整篇字给人以视觉美的享受和冲击。墨法,墨分五彩,墨有浓淡、干湿、枯润之分。用墨技法高低,直接关系字的效果。

审美就是书法美的标准。中国传统文化讲求中和之美和道法自然。书法也不例外。“和而不同”,“违而不犯”,“无意于佳乃佳”。当然,这必须以功夫为基础,以掌握书法的技法为前提,并非任何人都能达到的。

从外在的形态上来说,传统书法就是先秦两汉、魏晋盛唐、宋元明清等历朝历代书法先贤,诸如钟张二王,虞、欧、颜、柳,苏、黄、米、蔡等大家为我们创造的真、草、隶、篆、行精典之作。当然也不排除许多无名的民间艺人为后人流传下来的充满活力的、原生态的摩崖石刻、墓志、碑刻等。如同现时的音乐,有悦耳的民族唱法,也有动人的原生态唱法,都是大家所喜闻乐见的。   

学习书法,就是要学习传统,以古为师。学习“钟张二王”等古贤以精典的外在形式来体现来舒发书法的内在审美标准,达到中和之美,自然之美,给人以感官的刺激和享受。一位哲学家说过:“‘传统’即存在于我们的生活方式中。甚至可以说,‘传统’就是我们生存的一种方式”。我们学习书法,就要把学习传统作为书法生活的一种方式,把临帖作为一生的功课。

什么是“古”,“古”就是来源,从古人那里来。故人已逝,留给我们的只有残纸断碑,及似乎语焉不详的书论。我们只有通过临习墨迹拓本,悉心推测古人的用笔方法、节奏、特征等,尽量摒弃自己的习气和陈见,尽量与古人接近,清人王澍云:“临古须是无我,一有我,只是己意,必不能与古人相消息”。这就要求临习古人,要处于一种无我的状态。对古人有一种敬畏之心,不要随意改造古人。

书画不师古,如夜行无烛。刘文华说过,中国自古讲血脉,书法必须有传承。看到一幅字,就要看到它的血脉来源。如果找不到它的“根”,找不到它的“爹”,找不到它的“娘”,就是任笔为体,就是乱涂胡写,就是野,就是俗。

我们每一个学习书法的人,要象刘文华说的那样,时常“较多关注经典传统的宏观规律与共性原则,较多地理性把握与恪守艺术的经义,在实践中坚持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母体,继而解读、解析并践行传统艺术”,做一个终生不悔的“守常者”。因为“在古人面前,我们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永远是毕不了业的小学生”。

内容来源:(http://www.zy-shu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