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山外山-记镇原县著名书法家张廷柱先生

作者: 镇原书画艺术网 来源: 镇原书画艺术网 2017-11-13 16:45 阅读: 【字体:
镇原书画艺术网-书画家网上展示的理想平台

    在甘肃省镇原县书法界及其书画爱好者中,提起张廷柱先生的名字,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雄浑伟岸、洒脱自若之行书,他的质朴奇绝、浑然无迹之草书,深受书法界尊崇和欣赏,书法爱好者更是喜爱有加。

    现年年近90岁高龄的张廷柱先生,是一位退休教师,是镇原县太平镇碾张村人,曾任该县第一至第五届政协委员,现为县老年书法协会名誉主席。

    张廷柱先生的青少年时期,还是中国历史上最具复杂的大变革时期,抗日战争的救国存亡,新民主主义革命风起云涌。先生和其他热血青年一样,没有置身事外,中学毕业,弃笔从戎,投身于时代的暴风雨中。从此,便奠定了他坎坷跌宕,起落沉浮的灰白人生。

    在他的身上,也烙下了诸多政治印记,国民革命军少尉军官,排长,人民教师,历史反革命,政协委员等等。

    正因为如此,他的书法有着更为  苍劲、雄浑的特质。为人,为书的品质体现了他的果敢、质朴、坦荡的个人风格和艺术风范。

    采访中,该县老龄书画协会理事,退休教师陈鹏程感慨地说:"我的小学启蒙老师张廷柱先生,今年已接近九十高龄,张老师既是我的乡党,又是我的老师,在我的记忆里,先生是一位气质高雅,风度翩翩,见多识广的长者。他为人,为师,为学,为书都体现了刚直不阿,不落世俗的个人风范。尤其是他的书法,高古出尘,道骨佛心,给人一种精神力量和视觉震撼。"

    据了解,先生多年前曾写过这么一首打油诗:

    蚁居在深山,爱好却无缘。

    弯路走个遍,乌鸦翅不展。

    但愿与同道,相研露泽端。

    难进大雅堂,只求夕阳艳。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先生在戏之中,充分表露出先生酷爱书法以及对书法的翰墨情结。

    先生早年在汉中上中学时,师从高道天先生学习书法,高道天先生是民国书法大家,曾担任冯玉祥将军的书法导师,先生至今还保留着一部由当代书法大家于右任作序,上海书局出版的《高道天先生书法集》,这是他与高道天先生师生关系的唯一见证,剩下的只有回忆。

    先生说,记忆中,高道天有位15岁的女儿,当时隶书很见功底,解放初期,他们还有联系。沧海桑田,和恩师联系的唯一见证,只有这本老师印刷作品的印刷本了。

    每逢谈到深情处,张廷柱先生眼眶湿润,他说,自己当年收藏有恩师高道天、当代大家郑板桥、于右任的书画作品多幅,但可惜都在十年浩劫中被付之一炬了。

    在高道天等大家的支持下,张廷柱先生苦攻墓碑,精研六朝碑帖,在此基础上,将篆,隶、入行楷,中年变法,专攻墓书,参以魏碑笔意,自成风格。到了晚年,他的草书更进入到出神入化的境界,真是字字奇险,幅幅波澜,绝无雷同。在他的笔下,将草书熔章草,今草,狂草于一炉,时呈平稳拖长之势,时而与主题紧密粘连,时而综放跌出,而回环呼应,雄浑奇伟,潇洒脱俗,简介质朴,仪态万千。

    先生因书法也发生过许多奇闻趣事,十年浩劫中,先生是接受群众监督改造的对象,一天社员都下工了,但他任然在犁地接受群众改造,忽然,两个人按住他手上的犁把手,架起他就跑,他问,怎么了,那两个人说,请你写字,原来是有个包队干部爱好书法,平时不便接触,乘机让人带他过去写字交流书法。

    改革开放后,先生得以平反昭雪,这时候,传统的农村红白喜事也悄然兴起,附近村庄过事悬匾挂幛难免要请先生题词,一次,有人开玩笑问他,人家都有衔,你是啥衔,他哈哈大笑说,诙谐的说:四类分子衔嘛!一时在当地传为佳话。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的艺术与他的人生同时进入第二个春天,由于他当时在书法界的名气,中国书法函授大学西峰分校于1986年聘请先生为书法指导老师。当时国家出版的中国书法函授教程第四,第十六期等三期刊物也选入了先生的多幅作品。

    除此之外,先生还被平凉、天水等地有关企业单位聘为书法指导教师,传道授业,当时,也没有什么薪酬,但先生依然乐此不疲。

    先生80大寿时,该县文学艺术界几位朋友联名为先生撰写了一幅寿联:

    处俗世亦仙,

    做真人而寿。

    虽然是学生贺寿,但也是对先生的一个较为客观的评价。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先生一生走来,临风沐雨,久居林野,视功名如粪土。除了特别邀请外,没有参加过一次书法比赛评奖活动,但无疑留给书法爱好者心中一个缺憾。

    先生晚年赋闲在家,媳贤子孝,家庭和睦,先生心情舒畅,乐享天伦。

    "老人年龄大了,也爱好书画,他早上晚上经常练、写,我作为一个小人,该我应尽的责任就是,一天把老人的生活起居安排好。"张廷柱之子张治江眼眶红红地说。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张廷柱老人在谈到书法艺术时,对该县当代书法界人才辈出的局面深感欣慰,同时对年轻一代也寄语了殷切厚望。

    他说:"像我们一块玩了的人大多现在都不在了,像李宗儒现在想和我见都见不上,没法见。咋们镇原是一个书画之乡,这是老一辈的成绩攒下来的,像我们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爱好就是了,现在根据咋们镇原的这个情况来看,后起之秀是特别多,挺好的,我觉得对咋们镇原这个名誉(书法之乡)来说,还是可以保持下去的。我希望咋们晚辈还是其他的一些青年,如果爱好这方面,就多研究,多看多读,这个下来,对我们是有好处的,所以说希望还是大大的有。这个我觉得与各行的领导支持很有关系,经常鼓励一些年轻人来学,与外地来的互相探讨交流,这是书法之外的一种书法,像我们现在就像高山上得灯,没有什么希望了,希望年轻的一代多鼓励,多关照,让他们逐步的成长起来。

    ……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我们祝愿,张廷柱先生健康长寿,艺术长青!

内容来源:镇原书画艺术网(http://www.zy-shu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