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原书画艺术网-镇原县书画艺术交流平台,为镇原广大书画爱好者和书画行业提供学习、交流和展示平台。

首页 专题 展厅 收藏

      张顺华,笔名陇上寒松,号孔雀斋主,书斋名“三不堂”,汉族。一九六五年生于甘肃镇原。作品在第一届“双井杯”中国书画大展赛中获铜奖,在“第二届北京迎奥运电视书法大奖赛中获二等奖”,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橘子洲杯全国书画大赛中获三等奖”,获“伏羲杯”诗书画大展“优秀奖”,获“中国首届道教书法比赛三等奖”。被授予“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名人五百佳”称号。
      作品被收入《永远的总司令》,即“中国当代名将、名家、名人书画展作品集”以及“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品展作品集”。

著名书法家张顺华及其作品琐说

巴·钢普力布

      十月的北京,依旧风光了得。当初的美感丝毫不减,气华韵丽,照样吞云吐雾幻化着这个国度的美丑兴衰。哦,北京,对于你、这个已然熟透了的城市,被孕育出的无限风情,如同春天里出溜溜的微飔,给旋起的色彩,烙上深深的时代指印。于是,人们在忙碌中缔结着陌生中的友谊,在闲暇里凝聚着熟知财富的智慧,在思念与忏悔中哼哼着“还是觉得幸福更多”,来设计着各自未来的前景。

      这天,北京的一位书法家举荐,在良乡的一处会所,我与著名书法家张顺华先生谋面。顺华身边还有他的大哥佩立。俩个人都胖乎乎的康健着,双双一脸和蔼,很像一对亲兄弟。

      顺华先生自身很和谐,范式绝对得体。一眼看去与阴谋没有任何瓜葛:文质彬彬颇具学养风度,周身气场环流着可视性秩序,表象雅惠,心内垫妥,且观且思,亦儒亦禅,很让人喜爱,属于我愿意接近的那一种。 顺华先生地脉与我也算一道,为共和国西部区人士。大多人认可,西部区的人朴实自不必多言,与蒙古人的憨厚相形彼此含量不是很好鉴定与核实,但绝对不缺乏相对份额大比例的诚实。

      他的善良是含蓄的。我想,这与顺华先生多年修佛有关。信仰是自由的,我没有资格去解构或去阻碍。反之我倒觉得,只要能将人和人性超度到正道上,言行依附也好,灵魂归顺也罢,抑或干脆诵经不荤之者,可益人益世就好。这样的话,是什么样的教会抑或教门就都不重要了。譬如佛家的“慈悲”、“行善”,这与构建和谐社会是一脉相流的,不去抵制也罢。

      张顺华如同所有书法家一样,经过多少年的磨炼,月半稀星,不分夜白,扔甩寒暑,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临天地,摩日月,仿水火草木,描兽蹄鸟迹,优佳踪以八大山人,矻矻天耳,一路走来,形成今天自己独到的书法风格。大体划分其书法风格有四:一曰辣稚,二曰飘羽,三曰布新,四曰道骨。

      辣稚。“辣稚”属于书法美学范畴。辣稚即看似稚嫩,却分明老辣不疑。这是因为:张顺华先生的书法字体本相是筑造在“童幼”范例之上的视觉框架形下。但却能以“老辣”除“幼,”终归“似幼”“非幼”,完成了一种哲学性的文化概念身份的大跨度转换,也一并成为反熟透的这个“它”而非彼“它”的核心定位。孟子有尽心、知性、知天的命题。我们又依据张载的“心统性情”和朱熹的“格物穷理”,还有陆象山乃至王阳理的“心即理”的说法,心统性情无非是说“心”为“性情”之主体,“性者,心之理也。情者,心之用也。”“所觉着,心之理也;能觉着,气之灵也。”故,张顺华的书法,无论是从“尽心”角度而言,还是从“性情”角度而言,抑或从“理也”、“用也”方面来讲,都极好地把握了那个“心”,故,他的辣稚便成为其书法的一大特别之处,如书法横幅“月笼古柳”,“月”的人姿可爱,“笼”的象形真实,“古”的年代久远,“柳”的亲切过望、甚至憨态可掬,八大山人的浅韵与顺华先生自己的深格都比较好地得以落实和理想中的情愿达成。

      飘羽。“飘羽”属于书法美学范畴。在中国的书法史上书法通常有两种姿势:一种是坐姿,另一种是站姿。看张顺桦先生书法,有卧姿之疑。这是因为,我从他的几幅书法作品中仿佛看到了“鸵昂首”这样的运笔神情,仿佛看到了“鸡点头”这样的仔斟细酌的精妙架势,也仿佛看到“拔蹬法”的神奇效应,还仿佛看到“平覆法”的不俗指望,更仿佛看到“枕腕法”的稳妥沉定。业内人士大都知道,中国的书法是以象形为根基铺垫出的文字符号。书法的抒情性和线条美,永远是书法欣赏的主旋律。而顺华先生的书法所提供的审美原形,恰恰已然的应该成型的审美可能值,远远大于我的揣测之内。如果说意美以感情,音美以悦耳,形美以惠目,那么,其实终极目标皆归心室是也。因此,张顺华先生的书法,看似无惧不屑,却正好有法相依。字语之间的每一处翎毛起航,均如飘逸的心灵飞逝,舒展破茧,海阔天空。如是,一则为书法的驰骋积蓄了新一轮能量,另一则为人性的更民主寻找到了自在的突破方式,还为人类自由基的申诉还原了本来的哲学形态。譬如他的书法“雨歇边山”,“雨”致飙旋通乾贯坤,“山”如岱岳形依暮虹,横有气质染边墨,竖见飞白帘纱垂,飘洒闲余而又极大的絮絮仙玉,因而在我看来,张顺华先生的书法已然从自由到必然,由书法的必然王国,又一次轮回地滑向书法的自由王国。一种境界冉冉升腾。

      布新。“布新”属于书法美学范畴。顺华先生书法的布新水平性较之其他许多书法家更为区别,这是因为:1、拆撤之大幅度。拆撤系指对文字的解构,而大幅度则意味着撕碎程度严重,譬如:“蓝灰吐幽香”中的“香”,似香绝香,下“甘”当作更香。不唯古,不唯高,只唯自成一体;2、再构之更奇妙。边捣毁边构建在捣毁中构建在构建中升华,让原有的方块字成为他笔下的顺从调度与绵羊化分离。譬如:“蜗学新书篆满墙”中的“篆”,极富代表性质,对文字的“调度”与“分离”,能够漫溢很好的说明与诠注;3、大胆之再创生。大胆不是放浪不羁,也不是狂目不人,而是章法重建以及富孕进化质量的文字再发明。在顺华先生书法的字里行间,随意性凸显尤烈,自在性滨城彰张,创生性翥翔蒸腾。譬如:“松篁团秀色”中的“松”,左“木”绝为翩翩舞,“松”下口如大硕盆。一眼看去,很憨很美很解气很过瘾。但顺华先生的书法,随意而不随便,自在而不自我,创生而不创陌,极好地赋予了书法以新型的生命力,并在大众认同的基础之上,摩代以苍古,筑造于时尚,领军尔浩瀚,给新生代书法以最为花冠式的至美实惠。

      道骨。“道骨”属于书法美学范畴。动辄博览他作儒,静心精专自成禅。耐看经看是顺华先生书法的最为严重的品质。而所谓的“道骨”,道之以仙风,道之以仁德,道之以生命流变中的求索修为;而“骨”者之也,气节为上,豢寰宙池,托坤撑乾,亢卑不践,以自己全力之气,运行生命的整体律数。纵观顺华先生书法付之许感:抁、压、钩往往并举,格、抵、堆常常齐上,捻管、撮管、提斗一一着重,着、枕、提、悬四臂翻飞。这样的道骨之风随处可见:“德厚乾善,坤淳寿孳”是最具代表性标本。

      藉理继法,依理顺法。顺华先生的书法成就了他的初级理想。正所谓:意味愈浓烈,行笔欲充实;三姿越自如,墨撼愈强攻(摘自《力布论画》)。也正是:“顶入成贴锋自藏,入之涩清见风光。起行收提按顿挫,方圆转折蹲驻皇。抢换中侧逆顺衄,疾涩战绞翻抽香。神疲气衰墨疟滞,则理情穆法道扬”(摘自《力布论书》)。

      2012年10月15日(星期一)于青岛玛嘎德书屋



承古追新  我本我真

——访书法家张顺华

李树森

  金台记:
  张顺华,一个出生在甘肃贫困地区农村里的贫困家庭的孩子,自小骨子里生发出的天分,让他三十余年痴迷于书法艺术。虽历经各种磨难和艰辛,而他一日不肯懈怠于读书和练字。
  在现今艺术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之下,他依然置身于浮躁、繁华、金钱之外,苦练苦学苦悟,以真我本我追求着个人的艺术梦想。在中华文化复兴的历史时期里,这种忠实于纯粹艺术的精神不正是我们应该大力倡导的吗?
点击查看详细内容>>

本文刊载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年08月21日 第 08 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连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镇原县书画艺术交流平台,为镇原广大书画爱好者和书画行业提供学习、交流和展示平台,倾力打造镇原书画第一门户!
邮箱地址:mo_xiangjun@qq.com  网站维护:慕向军   联系电话:13739347508   联系QQ:457763780
Copyright © 2012-2014 镇原书画艺术网 版权所有